北京站  
  联系方式  |  找回密码  
  用户名: 密码:
 
                   
本人才网类似北京人才网、北京招聘网,提供企业招聘,个人求职服务,每天有上万人来访.
用户名:
密 码:
用户名:
密 码:
   
   
体校教练岗位突发意外家庭不堪重负体校称爱莫能助
2015-12-29 08:47:00

平安夜,因为与“平安”沾边儿,已经成了很多中国家庭会有意过一下的洋节,但对于北京市宣武体校羽毛球教练肖海洋的家人来说,4年来,“平安夜”却与一场家庭的大灾难联系在一起——2011年“平安夜”的前一晚,肖海洋在教练岗位上突发意外,虽经抢救保住了性命,但当第二天太阳升起的时候,当时只有32岁的肖海洋再也不能站着迎接了。

一次训练意外酿成一个家庭的悲剧

肖海洋的父亲肖同响永远都不会忘记2011年12月23日那个改变家庭命运的晚上。他向记者回忆,那天晚上他突然接到电话,说肖海洋出事了。等他赶到医院的时候,儿子的病危通知书已经下发,医院让他做好料理后事的准备。

当时,肖同响和老伴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惊呆了,来不及细想究竟发生了什么,赶紧筹集急救费用,苦苦哀求医生一定要保住儿子性命,然后只能以泪洗面、祈祷奇迹出现。

抢救了一晚之后,奇迹是出现了,但肖同响也永远失去了那个健康的儿子。肖海洋突发脑出血导致半身不遂,年纪轻轻的他,将在床上度过余生。

直到现在,肖同响有时还企盼这只是一场噩梦。他不相信,那个一米八几、英俊帅气的儿子就这样瘫痪了。

曾经幸福的家庭,也从此陷入了深深的苦难。

已经年过七旬的肖同响再也不能指望儿子为自己养老送终,还要拿出一辈子的积蓄为儿子治病。肖海洋出事时,他的孩子还不到两岁,抚养孩子的任务也已经难以完成。

肖同响随后了解到儿子出事的经过:当天晚上,肖海洋和往常一样带队训练,在带着队员训练的过程中,突然发生脑出血的意外。是在场的队员家长们把肖海洋送进了医院,并凑钱垫付了抢救费用。

至于脑出血的原因,即使是医院也很难给出明确答案,但唯一能确定的是,肖海洋是在工作岗位上发生的意外。

2012年4月,肖海洋被社保部门鉴定为“一级工伤”。工伤保险为肖海洋支付工资和报销一定比例的医疗、康复费用。

然而,工伤保险所能负担的费用与肖海洋所需要的花费相去甚远。4年来,肖同响尽其所能,为肖海洋的医疗和康复费用总计花费了近200万元,但未来可能还有很多个这样的4年。为了减轻家庭经济的压力,同时,肖同响也认为学校对肖海洋的“工伤”于情于理都有责任,他一次次求助于肖海洋所在的北京市西城区宣武体校,希望体校能给予实质性的帮助,但得到的答复始终是“爱莫能助”。

在求助与拒绝的轮回中,一场家庭的灾难,最终激化为家庭与体校之间的尖锐矛盾。

学校“爱莫能助”导致双方势成水火

说到肖海洋,北京市体育界的一名老体育工作者也不禁扼腕。

“肖海洋是北京市级优秀教练,也是金牌教练,他的队员在2002、2006和2010年的市运会上都获得金牌。肖海洋在北京市的羽毛球圈已经小有名气。如果不是发生了‘意外’,未来,他在教练员岗位上肯定还会取得更优秀的成绩。”这位老体育工作者对肖海洋目前的境况也非常同情,“为了他的治疗和康复,家庭已经不堪重负,但学校却没有给他提供更多的帮助。”

学校也很无奈,北京市西城区宣武体校校长吴瑞亭近日向记者表示,“体校是全额拨款的事业单位,所有的预算和花费都要严格按照国家的财政制度执行。肖海洋已经有工伤保险支付他的工资、医疗和康复的费用,按照规定,体校没有办法再为其负担任何费用。如果要学校再为他出钱的话,我们该以什么理由向财政申请这笔经费呢?”

吴瑞亭表示,体校从情感上很同情肖海洋,给肖海洋募捐过,也很想给他提供更多的帮助,但国家的政策和制度又不能违反。既然已经有了工伤保险,就得按照工伤保险的规定来,单位不可能再负担职工发生工伤后的花销了。

对于肖海洋家庭目前的困境,吴瑞亭表示想施以援手,却没有合理的名目。他甚至建议肖海洋的家属起诉体校,“如果法院判定体校该负担多少费用,我也算是有了向上级申请经费用于救助肖海洋的依据。”

但在肖同响看来,体校不过是在为自己开脱责任寻找借口,“体校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了工伤保险,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但不要忘了,肖海洋是在教练的工作岗位上出的事,肖海洋至今也仍是宣武体校的一名教练。于情于理,体校是不是都应该给肖海洋一些帮助?”

由于一次次向宣武体校和西城区体育局求助无果,又无法认同体校的说法,肖海洋家属与宣武体校的关系不断恶化。

曾经被宣武体校视为优秀人才、深受领导器重的肖海洋,也因此最终成了领导眼里的“麻烦”人物。

今年11月,双方的矛盾最终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肖同响拉着担架上的肖海洋来到宣武体校办公楼“示威”,要求学校承担照顾肖海洋的工作,学校叫来了警察,但警察很快就以不便过问为由离去。不得已,学校只能为肖海洋联系医院,担负起部分照顾责任,直到现在。

另一方面,肖同响也向劳动仲裁部门提请诉讼,要求宣武体校承担相应的费用。不过,劳动仲裁部门只支持肖海洋获得2012年1月1日前宣武体校未给职工上工伤保险期间的赔付。肖同响表示,他还将继续向法院提请上诉。

肖海洋的不幸再次呼唤体育保险出炉

对于肖海洋的不幸遭遇、家庭不堪重负的现实和北京市宣武体校无法施以援手的实际状况,记者也向法律、社保、体育等领域的多个专家咨询解决办法,得到的答复基本一致,即:遭受工伤意外的职工在获取了工伤保险的保障之后,单位确实没有法律上的责任再给予受害职工经济支持,但从人情关怀的角度,单位在法律法规允许范围内,积极为职工筹集、申请救助资金也是应当的。工伤保险也不能被视为是一了百了的办法。

于是,肖海洋的这起不幸事件也把体育保险这个老话题再次抛到公众面前。

体育运动本身就具有一定的高危性,运动员、教练员受伤和发生意外的风险要比一般行业高得多,一旦受到伤害,体育从业者的医疗和康复费用也往往高于一般的治疗。现有的工伤保险所能赔付的范围对于普通行业也许是合理的,但对于体育行业就远不能满足需求。比如,肖海洋目前从工伤保险所能得到的赔付只能满足每个月花费的三分之一至一半,按照肖同响所说,如果把肖海洋的治疗和康复费用降到工伤保险所能给付的金额范围内,肖海洋的身体状况将比现在差很多,各种并发症都会出现,对于家属来说,那无异于对肖海洋实施“慢性谋杀”。

那么,能不能在工伤保险之外,为体育行业从业人士提供额外的体育保险呢?“桑兰事件”早已证明,如果不是有充分的保险保障,桑兰很难得到良好的治疗和康复,因为国内任何运动队都不可能负担得起一位高位截瘫的体操选手一辈子的康复费用。

但全面、完善的体育保险在国内呼唤了很多年,至今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如今,中国体育产业正迎来历史发展机遇,体育保险作为体育产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是时候被激活了。

试想,如果肖海洋在工伤保险之外还有一份保障全面的体育保险,他的家庭今天就不会为巨额的花费犯难,他所在的体校也不会为“没有名目申请救助经费”而无奈,家庭与学校之间更不可能闹到势同水火的境地。记者 慈鑫

 
友情链接点击这里和我交换链接 | 内容举报:点击这里给我发举报、建议消息 | 技术:微信编辑器